超级小心眼。

Long Live[二]

木容:

Attention:


•现paro


•长篇可能


•混部可能


•Ready?Let'sgo!









[Produce:败犬组]
[About:Joseph & Caesar]



Long Live



»002


没什么比这更糟的了,我西撒·安东尼奥·谢皮利二十年的人生里,最糟的暑假开端。


就在刚才我跟一个乡巴佬干了一架,他的鼻血跟唾沫还粘在我的西装上,而那个没品的家伙居然把鸽子塞进了我的嘴里。现在我和那个家伙两个人都喘着气,坐在图拉真公园的长椅上。这本来也没什么,不开眼的年年有,只是今天这个特别不识相又人高马大的比较难对付而已。然而最糟糕的是,冷静下来一想,他似乎说过这么一句。


“吃我乔瑟夫一拳啦!”


我揉揉脸上的胎记,好让自己冷静些,然后掏出上衣口袋里的手机确认了一下短信。

  发信:史比特瓦根先生
  标题:请求
  内容:之前跟你说过的,今天下午艾琳娜女士的孙子会在斗兽场前等你,就拜托你了。      


  PS:通称JOJO,195公分,应该很好认。

末了还附上一张照片,不过显然摄影的时间是很久以前,在那上面是一个棕发的小孩拿着画笔,瞪着一双眼睛看镜头。


乔瑟夫,乔斯达,JOJO。


“喂。”我说。“你叫乔瑟夫?乔瑟夫·乔斯达?”
“你怎么知道?”他说。
“……呿。”我发出轻微的咋舌声,从口袋里摸出烟点上一根,有些焦躁的吸了一口。
“呜哇。”他捏住自己的鼻子,退到长椅的最边缘,我瞥了他一眼,对他那副毛手毛脚的样子再一次的感到不屑。
没错,再一次。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了,虽然现在距离我第一次见到他,也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小时而已。那是在上午——我和我的朋友坐在常光顾的餐厅里,有个家伙闯了进来。


 


他看起来是个外乡人。


跌跌撞撞地推门而入,目测一米九以上的身高,可以被定义成“大汉”。那个人趔趄地走到距离他最近的空位,卸下肩膀上扛着的画具安置在旁边,动作一反看上去应有的粗暴,小心翼翼。这之后才脱力般地坐进位置,感慨般地抱怨伴着餐厅的背景音乐飘进我的耳朵里几句——是英文,这也验证了我之前的想法。不知道打了多少发胶才塑好向一侧翘的发型,以及即使如此也有几缕从中乱翘着的发丝。竖起来的菜单遮住了他的脸颊。


“喂——服务生?我要一份这个…对,这个!今日特价对吧?”


菜单被平摊在桌子上,这才露出来之前未来得及看清的面容。肤色是健康的麦色,鼻梁挺拔有如古罗马雕塑般,微微上翘着的厚实嘴唇平添一份性感。由于距离上的差强人意,加上他额发打下来的阴影,我并看不清他的眼睛。


他点了一份很普通的肉酱面……哦不,两份,还有一份是赠的。


……说实话到这里之前我一直以为这是一位具有高品位的富贵子弟。


被朋友叫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只是突然闯进来的高大年轻人观察了这么久,回想起来也是奇怪,但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我摇了摇脑袋,对这个想法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餐馆背景音乐正在播放一首令人舒畅的曲子。……是雅纳切克的《小交响曲》,我暗自想。无需讶异,我是一名音乐学院的在读生,能够很快地报出曲目名称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但事实上我并没有足够的钱支付得起昂贵的学费,我是一个孤儿,从小在贫民窟长大。说来也惭愧,在十五岁之前我的人生可以说是一塌糊涂。尽管在贫民窟孩子里面为了维持生计,抢劫与偷窃这样的事情是司空见惯的,我也无可避免地走向了这样的道路。和其他孩子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我额外还会弹吉他挣取一些钱。这也得益于我在更年幼一些的时候在隔壁街区开的乐器班里偷偷听来学会的。


但在这时我遇到了一位女性,她的名字是Lisalisa,是形如我母亲一般的存在。在她的帮助下,SPW财团赞助我读完了高中,从而得以在当地相当不错的音乐学院继续进修,现在,她也是我的导师。


Lisalisa老师的容貌奇妙地使我联想起来刚刚见到的那个年轻人,我下意识地再次向他那边看去,……容我收回前言,他的吃相堪称邋遢,我也只有在贫民窟才见过饿了三天的小孩子会是这幅模样。


“西撒,时候差不多了,我们去斗兽场吧?”随我一起来的马克道。


“好,麻烦你开车了。”


我回过神,叫服务生买好了单,临走之际用余光瞥了一眼外乡人那桌,满目狼藉。



评论
热度(15)
  1. ClaireUndefinedRay 转载了此文字

© Cla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