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小心眼。

【西乔瑟】驻足[R]

…………………………o<–♂
苏心一下被满足了,简直可以撸一个月,多谢款待(合掌脱裤(
太爱你啦汪汪汪居然gaybar跟车震都有!!!谢谢!!!!!!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一杯倒而且今天身份证差点掉出来的!!!!!!!(

In any case:

标题说的就是你。@Claire 生日快乐以及我也不知道手机能不能哎特成功ry




过了零点就是你的生日。
而现在你还无所事事地游荡在外面,并不想那么早回家。
哥们扬言明天要给你个惊喜,你觉得明天进教室时要格外提防他们直接把你提起来阿鲁巴。
一家酒吧吸引了你的注意。
这其实并不是第一次你注意到它,准确地说,上一次靠近才让你发现这其实是一家酒吧而不是咖啡馆。
透过门口玻璃看到的价格你还记得,你觉得这还挺公道的,喝一杯也不成问题,还能找人聊聊,这比起回家听老妈念叨好得多了。
你推开了酒吧的门。
“欢迎。”一进门高大的男人吓了你一跳。你自以为自己已经挺高大了,但面前的男人足足高出你将近一个头。
人不少,但里面的气氛没有想像中喧闹。不过你也不介意,似乎一切都跟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一起变得温柔起来。
你张望了一圈觉得一个人独占一张桌子不太好,又不想随意找人搭讪。这店里似乎一个女孩子都没有。
你走向了吧台。
调酒师结束了与旁边另一个金发男人的谈话,转向隔了一个位置在旁边坐下的你。
“来点什么?”你注意到他与门口收拾着桌子的男人长得很像,但也只限于长得很像。
“啊……呃,我不知道。”你诚实地一摊手,确实,你对鸡尾酒一点都不了解,而在这样温和可能还挺高雅的场合点个啤酒又太逊了。
“恩……”酒保托起下巴做出了一个思考的姿势,旁边的金发男人似乎摇了摇头,而你盯着酒保微抿的唇线吞了吞口水。
呃?
“朗姆可乐?”酒保的语速很快,挑起眉毛若有所思,“波旁可乐?长岛冰茶?”
你被问得一愣一愣的,只是盯着对方开合轻碰的唇瓣点头,甚至有点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别欺负他了,乔瑟……JOJO。”方才一直看向这边的金发男人终于看不下去了,他敲了敲木头桌面,“还有你就不能别碰见一个人就推销你的可乐?给这位年轻的先生一杯龙舌兰日出。”
你转过头。你发现这个金发的男人应该不是美国人,但你听不出他的口音。
他朝你笑了笑,你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眼角的两个形状奇怪的印记上,然后你才发现他真的……很帅。
你又搜索了下你贫乏的词汇储备,还是只剩下很帅这个形容词在脑中盘旋。
要是我有这张脸……你忍不住开始想你暗恋的女孩子。
“喔那是胎记,撕不下来的,”酒保将玻璃杯在桌面上轻叩一下,杯中的橙色喷薄而出,“龙舌兰日出。千人斩先生的新猎物,恩?”
“我还没到对学生出手的地步。”你惊讶地抬头撞上酒保朝你挤挤眼睛,而金发男人的声音靠近了,“听你这么一说……换换口味也不错。”
你终于反应过来你似乎误入了什么奇怪的地方。
上帝保佑你的性取向。
呼吸在耳边轻抚,你不用刻意去用余光观察就可以感觉到金发男人近在咫尺。
你感觉有点晕,而这显然不是鸡尾酒的作用。
“在你说话前提醒我塞上耳朵,”你看不到酒保的表情,但你猜想他戏谑的神情一定很迷人,“我已经不忍心去看下一个受害者了。”
等等……迷人?
“你明知道我没那个意思,”低沉的音色钻进你的耳朵,你感觉你有点发抖,“你什么都知道。”
“别想,嘿,还有那声音对我无效。”你的角度只能看到酒保的侧颈有点发红,于是你鼓起勇气,观察到一侧红透的耳垂。
虽然你觉得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你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为了缓解尴尬只能啜饮着杯中的酒,味道不错——但你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们很快就会知道结果。到你换班的时间了,我把车开来了。”“好像也是……嘿伙计,”酒保敲了敲你面前的玻璃杯试图引起你的注意,“这杯算他的,”酒保眨了眨眼睛,“另外你的身份证快从上衣口袋里漏出来了。”
你急忙低头收拾好证件,刚想抬头道谢却发现另一杯泛着轻浅蓝色的清澈酒液被推到你面前。
“这杯是我大哥送你的,”酒保向门口示意,你转头看见那个温和的男人正与另一个客人谈话,“我认识你,我们其实就住在你们旁边。虽然我不常在家过夜。”他举起玻璃杯,耸了耸肩,“那么再见,另外……”
他勾起一点笑容,灯光在你眼中突然变得迷幻,打在酒保黑色的头发与黑色的背心上如梦似幻。
他的嘴唇轻触杯沿,随后在旁边插上一小片柠檬,衬着似乎是润唇膏才会留下的印痕。
“生日快乐。”




你踉踉跄跄地出了酒吧,并很确定自己没有喝醉。
你掏出手机发现已经是零点二十六分了,自己在酒吧里待的时间似乎比想像中还要长一点。
你呻吟了一声,无力地抱住脑袋。
你今晚没花什么钱,但感觉自己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上帝保佑你的性取向。
另一声呻吟从不远处传来,你很确定你没多叫那一声,况且那个声音……哦……性感多了。
不会吧……
你沿着街向前走着,发现其中一辆车驾驶座边的窗开了一小条缝,声音大约就是从这里来的。
再不愿意承认你还是个处男,离得近了之后肉体碰撞的声音夹着水声让你脸红——不,比脸红更糟糕。
你觉得你硬了。
只有一点点,你对自己说,一点点。
“西撒……啊,他妈的我可不想睡车上、呃!”
……糟糕极了。
贴了膜的前挡风玻璃让你看不见什么,大约只能观察到隔着前座的两个人影。
“就是这样……真乖。”另一个声音带着粗重的喘息,随后稍微安静了一阵子,“我得换车了。”
“早就该,哦……”第一个声音含混了起来,倒抽了口冷气骂起了意味不明的脏话,其中还夹杂着几句好痛棒极了再用力操我别停下。
你咬住嘴唇才勉强控制住自己别出声,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直到离得远了才松了口气。
你以为你已经走得够远了,结果你还是听见男人最后的嘶吼,这让你差点射在裤子里。
你想起那个带着唇印的玻璃杯,还有酒保的眼睛以及男人的呼吸。
你真的射在了裤子里。
……
这真是个……再糟糕不过的……生日了。






没有啦

评论
热度(36)
  1. ClaireIn any case 转载了此文字
    …………………………o<–♂苏心一下被满足了,简直可以撸一个月,多谢款待(合掌脱裤(太爱你啦汪汪汪居

© Cla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