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小心眼。

Long Live[四]

说好的文艺小清醒嘞,说好的逗比留给我嘞,你讨厌

木容:

Attention:


【醒目】旁于们!我让神秘嘉宾、名字都没提的米斯达在第4章出场了!感受到我们的爱没有!!




•美术生乔瑟夫音乐生西撒文艺向的现paro


•第一人称避雷


•长篇


•混部


•Ready?Let's go!






[Produce:败犬组]
[About:Joseph & Caesar]

Long Live


>>004




莫名其妙,实在是莫名其妙。


 


目前为止我对JOJO的了解,他是美术生,过来罗马为了完成他的暑期作业,路途之中被顺走了行李,只得借宿在我家。


 


而透过JOJO的肩膀,并不难辨认他的目标。别有瓢虫胸针,没有成年的样子。金发,发型非常奇怪……刘海卷成了三个圈……?我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这个发型说是搞行为艺术我也会相信的,JOJO是为了给这个奇怪的人画张速写好交作业才追得那么慌张?那也好,让他早点完成作业早点回家自己也算是得了份轻松。


 


不过预感隐隐约约告诉我,这事儿没完,没这么快就完。


 


那么如果是画像也没什么必要一定要拉着我。以JOJO平日的懒散性格,什么事情能够让他激动成这样……


 


 


行李?


 


我记起来了,昨天晚上他说和行李放在一起的小熊被一个一头金发、奇怪发型的人顺走了,由于太困没怎么去想,还以为他在说什么烂话,该不会……?


 


 


他这时候已经拦住了那个少年了。


 


“嘿还记得我吗?你可真是害得我够惨,我差点就要露宿街头了,不过仔细想想昨晚形势甚至不如露宿街头还落个凉快啊?!赶紧交出来我的行李,不然立刻送你去警局。”


 


…………


………………


 


短暂的沉默,JOJO正动了动嘴唇想要继续说点什么,少年首先由惊讶换上了疑惑神情。


 


“……您哪位?”


 


我拦住了要把人家摁在地上打的乔瑟夫,其实我更想把他摁在地上打,还不如露宿街头那你去啊?爱住住不住滚,不过现在并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看那个奇怪发型的家伙,他的表情并不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于是我叹了口气转过来问JOJO。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虽然我也很清楚辨认度这么高,是认错的可能性甚微,现在着急也没用,我努力平缓JOJO的情绪。


 


少年湛蓝色的眼睛闪着不解,但还是看上去镇定异常地转向我。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还有点事情。”


 


在JOJO叫喊着西撒酱你不要被他骗了这么怪异的发型我绝对没有认错他还能把自己的耳朵塞进耳洞里,我放那个少年走了。


……慢着,西撒酱是怎么回事?我用胳膊肘捅了捅还在控诉自己绝对没有认错人的乔瑟夫让他冷静下来。


“你现在也没证据就指明他就是偷你行李的那个人吧?”


 


看他这才停了下来,我凑近他的耳朵小声说。


 


“不如先跟着他,说不定能够得到点什么证据,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到你的行李。”


 


现在是10:39 AM。我扭头看了看路过咖啡厅墙壁上的时钟。天气晴朗,阳光是刚好让人感到舒适的程度,空气中还略微地带着清晨所残留的露水气,也渗透了些中午时分热浪到来的前兆。这时还有自路边摇曳树叶携带过来富氧空气迎面吹来的风,我和JOJO到了一个拐角。


 


“……嘿,就此停下吧。”


 


腰间被枪口顶着的触感要先一步比声音到达鼓膜快很多,我下意识地瞟了一眼身旁的JOJO,他的处境和我一模一样。我观察到对方握枪的姿势绝不是唬人,看样子恐怕也非新手。


……现在的意大利黑手党是不是猖獗了点儿?


 


“不要回头,”他说,“你们向前走,到了巷子的口之后右拐。不然我有办法置于你们死地。我不清楚你们两个追着BOSS是为了什么,但是怎么说,谁这么白痴会派着两个大汉去跟踪人啊??看来首领八成是没什么脑子吧?”


“你说什……”


“BOSS都已经发现你俩啦。同样的话我不重复,从5开始数会数到4——啊该死,我怎么说出来了,我真是超讨厌这个不吉利的数字啊!!那我只能给你们三秒钟了,三秒钟之内给我出去,开始了,3——”


 


我没有说话,只跟着JOJO出去,意外地他居然也没争论些什么,也幸好他没这么做。


 


之后我们首先去吃了个饭,他没有说话,大概是有些沮丧的样子,我用手揉乱了他支愣着的头发。


 


然后躲过了一天当中体感温度最为炎热的时间,吹足了空调后他背着画板去了之前说好的地方,顺便决定好彼此随便在外面解决一下晚饭,JOJO路大概已经认识得差不多了,然后回家就好。


 


 


 


 


傍晚时分,我回来得比JOJO要早一些。空气似乎堆积停滞了下来,气体扩散运动进行产生困难造成的缺氧感,使得脑袋变得发昏发沉。我感到今天格外的累,一切准备妥当后我几乎是一沾床板就能睡着,浸在睡梦前微乎其微的意识,在思考自己记不记得拿给他小熊。


 


 


一时无梦,在过渡至浅眠期的时候我察觉到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声源正不怀好意地靠近后,我排除了是超大只老鼠运动的可能性。


 


……噢,乔瑟夫·乔斯达。


又睡不着所以再跑过来玩头发?我这样听着不属于自己的、刻意放得轻轻浅浅的呼吸震动着不再粘着在一起的空气,想道。


 


这个时候我醒得很不彻底,还有十分的睡意。忽然有股热气喷在了我的脸上,距离被拉近,我背部开始冒出些虚汗,以及在之前的睡眠过程中粘连在脸颊的鬓发使得我并不是非常舒服,鼻尖也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汗液,被睡眠淡化的意识这才开始逐渐感知到夏季的炎热,而我也很明白这是无法继续睡眠的迹象。


 


我只好坐了起来。


 


“西撒酱?你没睡啊……”


“我不知道那个奇怪的后缀是要怎样,我拒绝这个称呼。怎么,小熊没追回来一直伤心到现在?”


我用一只手撑着脸,调笑地问道。


“……其实我是过来玩头发的。”他忽然一脸认真地说。


“别说烂话。”


“快到手的行李,感觉挺不甘心的。”


我叹了一口气,“妈妈咪呀,就因为这个吗?”


JOJO的眼睛正对着我,第一次见面时候并没有观察清楚的蓝绿色眼睛闪着鎏光。


“主要还是我的小熊。”


 


……有点195的大汉的自觉好吗?现在我很想掏出扳手分分钟教他做人。






TBC.


★梗有借用

评论(3)
热度(22)
  1. ClaireUndefinedRay 转载了此文字
    说好的文艺小清醒嘞,说好的逗比留给我嘞,你讨厌

© Clai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