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小心眼。

段子

•J禁,大概是一年前左右的山跟竹马段子,私设架空,糖。
•年轻的时候真是战力max
•再说一遍,山跟竹马only
•亚麻控比(欢呼
•Go!


》球传到相叶雅纪手里,在篮球队里算不上高个子的少年却灵活异常。反身进攻,最后三分线外后仰跳投漂亮的得分。场外拉拉队员举起手里的花球尖叫起来,这个临时的替补给了她们太多惊喜。“二宫真是推荐了个好人啊。”队长笑起来。”谢谢。“相叶雅纪回答,同时给了坐在经理席的二宫和也一个笑容。

》查阅资料的大学生,捧着笔记本来蹭网的,和专程来读书的闲人。樱井翔毕业后就没怎么来过图书馆,太久没读过书,念了两三页他就感到烦躁,正要把书放回去时才看到对面的书也被抽走,借阅者同样站在书架边。他张了张嘴,但没来得及开口。"嘘。"大野智抬起头。"Don't Talk."

》出门之后大野智就打了个寒颤,樱井翔把围巾围在他的脖子上,大野智就缩缩脑袋把半张脸埋进围巾里一边嘟囔着说英国明明更冷。樱井翔跑到自贩机灌了杯咖啡给他暖手,终于才暖和起来。"回家吗?"坐进车里之后樱井翔问。"去你家,"刚下飞机却没拿行李的人回答道。"想见见你养的鱼。"

》"大叔回国了?"二宫和也抵着相叶雅纪的下巴打游戏,棕色的头发蹭的相叶雅纪有点痒。"嗯,润问明天要不要去吃火锅给他接风。""不,"二宫和也阖上盖子翻身下了床。"快去换衣服。""要定哪里的饭店?"相叶雅纪坐起来,把被扔在床上的游戏机放进床头柜里。"去超市,告诉润今晚就去翔君家里吃白菜锅。"

》松本润提着大袋的牛肉和金针菇站在楼下,二月的寒风吹得他直哆嗦。电话里相叶雅纪说他和二宫和也已经到小区了,但从门口到六号楼楼下的路他们已经走了快五分钟了。等不下去的松本润上楼摁了门铃却没人来应门,他给相叶雅纪打电话铃声却在门内响起,然后就是大家的笑声和开门后白菜锅扑面的热气。

》到家的时候家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推门进屋时父母关了电视盯着他,一旁的姐姐欲言又止。“收到土产和信了?”大野智把拉杆摁进旅行箱里,就站在玄关。“伦敦没人陪我去钓鱼,白回来了,但是我更喜欢原来的颜色。”他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同时开门。“我去钓鱼,晚点回来。”

》换上二宫和也丢给他的外套和棉T之后相叶雅纪先下了楼,他在车边抽出烟却因为风太大点不着。他并不想在车里抽,因为二宫和也不喜欢二手烟。他叼着烟打开车门坐进车里,手指有节奏地敲起方向盘,回过神来二宫和也已经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发什么呆。”他说,一边从相叶雅纪嘴里抽走烟,点燃。

》车里暖气开的并不很足,还是有些冷,难得没有放游戏原声碟而打开电台听起了J-Pop。二宫和也烟只抽了几口就夹在指间没怎么动过,听着曲子他轻轻地跟着哼起来,一边晃着身体,烟灰抖掉在门和座椅的间隙里。刚刚红起来的年轻艺人新专卖的火热,但相叶雅纪觉得身边随意的哼唱声也能要个好价钱。

》说是交往纪念日,实质活动也只是挑了二人的共同休假日出来吃吃甜品。樱井翔拍了烛光晚餐的照群发给他们的时候,二宫和也表示了轻蔑。 “也不知道前两年每次都跟我们抱怨只能邮件来往欲求不满的人是谁。”他咬着木勺,跟相熟的店主聊起来,偶尔转头去看吃的正欢的相叶雅纪。“……真是笨蛋。”

》汉堡肉散发出肉类的香味,煎的刚好的肉排呈现出漂亮的棕色。相叶雅纪凑过来仔细嗅了嗅,然后咽了口口水又回去闷头吃自己盘子里的东西。二宫和也用手撑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汉堡肉,没有什么食欲。这块肉看上去太高级,不像汉堡,就像今早穿了一身黑西装的相叶雅纪一样。

》“要吃你就吃啦。”二宫和也把汉堡肉推到恨不得舔盘子的相叶雅纪面前,又心情有点不好的继续发呆。突然有点想抽烟,他去掏相叶雅纪的口袋,但放着烟的外套被扔在了车上。这时候肉排被推回自己面前,这次划成了小块还切的有点烂。“这样就能吃了吧。”二宫和也看着相叶雅纪的笑容,说不出话来。

》纪念日挂名而已,但果然还是有一点期待的。二宫和也准备了礼物和字条让老板塞进幸运饼里,但边上的笨蛋真当二宫和也对这事不在意,好像也没打算在这顿晚餐的最后说些什么。当他和相叶雅纪同时掰开幸运饼时他笑出来,就像相叶雅纪的饼里果然出现了他的礼物一样,他的幸运饼里也出现了相叶雅纪的礼物。

》老友坐在一起总是会谈到过去的事情。年长的四位围着锅子一边吃一边感慨着只有少年时女人缘最好的松本润现在还单着身,末子挑挑眉毛懒得吐槽两两捉对的他们同时宣布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大野智又说起二宫和也让他给学生会长樱井翔往学校篮球队推荐相叶雅纪的事。“没有我他也能进。”二宫和也说。

》相叶雅纪的幸运饼里掉出小小的篮球,或许是扭蛋机扭来的又或许是哪个路边摊随手买的。上面用很细的黑笔写了他的名字,纸条的内容是“相叶氏下一年也请多多指教”。相叶雅纪转头去看二宫和也却看到他低下头前额抵着桌面,面前的盘子里是从幸运饼里掉出的戒指,和写着“Marry me,Kazunari”的字条。

》通常醒的更早的是相叶雅纪,他坐起来然后俯身去吻身边二宫和也的耳畔算是早安。洗漱完先去厨房,烤土司的同时煎上两个单面熟的鸡蛋。在小麦的香气充满整个厨房以后鸡蛋和那之后放下去的培根都熟的刚好,温热的牛奶放小半勺糖,这一切端上桌的时候,二宫和也已经换好衣服在桌边看起杂志了。

》二宫和也总是在相叶雅纪的吻落在发梢的时候醒过来,半眯着眼赖上五分钟后起床洗漱,在烤土司的香气里换好衣服从茶几上抓了报纸坐在桌边看。用不了多久完美的冬季早餐就会被放在他的面前,吃早饭的时候聊聊今天的打算或新游戏的情报,出门前站在玄关勾着相叶雅纪的脖子给他个离别吻,真是最棒的早晨。

》上了车之后二宫和也让相叶雅纪等会儿再走,然后从他的外套口袋里摸了根烟抽起来。相叶雅纪一边闻着烟的味道一边发呆,没打开车窗,手里攥着那颗小小的篮球无意识地把玩。忽然间他听到车里烟灰盒被抽出来的声音,转过头去就看到二宫和也把还有大半没抽的烟捻灭在烟灰缸里的手和凑的很近的唇。

》烟草的清香从二宫和也的呼吸间透出来,一整天第一次尝到烟味,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相叶雅纪还走着神的时候二宫和也已经把他摁倒在车门上,轻咬他的嘴唇并盯着他的双眼表达对他的不满。相叶雅纪笑起来,轻松地就把还摁着他肩膀的二宫和也制到副驾驶的椅背上,顺手把篮球塞进他的口袋里。


END?



评论
热度(25)

© Claire | Powered by LOFTER